當前位置: 深圳新聞網首頁>深圳新聞>深圳要聞>

深圳灣航道疏浚開發旅游項目?深圳海上觀光項目引熱議

條評論立即評論

深圳灣航道疏浚開發旅游項目?深圳海上觀光項目引熱議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讀:

“航道開發是否會對紅樹林造成影響?影響的范圍有多大?航道施工和游輪往返是否會對鳥類覓食、繁衍造成干擾?這些鳥類又該到哪里去呢?”

南方網2020年3月25日訊 “航道開發是否會對紅樹林造成影響?影響的范圍有多大?航道施工和游輪往返是否會對鳥類覓食、繁衍造成干擾?這些鳥類又該到哪里去呢?”

近日,深圳市交通運輸局公布的《深圳灣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環境影響報告書》(下稱“報告”)引起網友熱議。因“海上看深圳”游輪項目的需要,深圳預期在深圳灣開辟一條寬120米、底標-3.1米的航道,由于目前,深圳灣等深線不足2米,需要疏浚的用海面積約48.4386公頃。這一舉動遭到了不少自然保護志愿者的反對。

《報告》顯示,自2017年試運行的“海上看深圳”游船旅游項目由于現有航線夜景未形成景觀帶、營運船舶不專業、現有航線未全面展示深圳亮點,計劃將觀光航線連點成帶,規劃航線將延伸至紅樹林生態公園,途中可眺望人才公園及深圳灣濱海休閑帶大部分區域,以及香港米埔自然保護區,滿足“海上看深圳”游船項目的需求。

航道疏浚區域從深圳灣大橋以東的蛇口港為起點,穿過深圳灣大橋,沿著深圳灣公園C區、D區到達深圳人才公園。

《報告》認為,項目對環境的影響主要集中在施工期,經采取有效的環保措施后,污染物排放濃度和排放量可得到有效控制。在嚴格落實報告書提出的各項污染控制和補償措施的情況下,工程方案對海水水質、生態環境等因素的負面影響可以控制在可接受程度內。從環境保護的角度出發,深圳灣航道疏浚工程(一期)的建設是可行的。

但該文件一出,就引發了不少市民的擔憂。最主要的擔憂就是來自航道開辟對周邊自然環境的影響。

據了解,深圳灣是深圳市最重要的保護性濕地,每年將近十萬只候鳥在這里棲息。福田紅樹林自然保護區、福田紅樹林生態公園、以及香港一側的米埔自然保護區、香港濕地公園環繞在深圳灣周圍。為了保護這里的候鳥,從2014年開始深圳灣被劃為禁漁區。5年來,這里魚蝦資源逐漸恢復,尖頭斜齒鯊、短吻蝠、烏賊等均有效繁衍。

深圳灣淤泥質灘涂是否適合開辟航道?

紅樹林基金會(MCF)副秘書長李燊表示,這條線路原本沒有航道,這意味它需要在海洋中開辟一條航道。文件顯示,航道通航寬120米、航道設計底標-3.1米。目前,深圳灣等深線不足2米,需要疏浚量非常大,直接受到沖擊的就是現有灘涂的群落生境。“對于深圳灣西海岸線的生態有很直接的影響。”

他解釋,深圳灣本身是淤泥質的海灘,現在海泥相對穩定,但非常軟也非常深。“在這么稀松的灘涂上挖出航道,好比在沙灘上挖一個洞,凹陷區域很快就會旁邊的沙粒填充。深圳灣航道開辟不僅會影響航道本身經過區域,也會擾動航道周邊幾十米、甚至上百米的區域。我們建議,工程實施前需要進行模型推演、長時間論證,才能得出相對安全的結論。”

他指出,淤泥不僅會對群落生境產生影響,未來航道開辟后的航道安全、日常管理都是有關聯的。

對深圳灣候鳥棲息是否有直接影響?

“航道開辟后,最直接影響是就是深圳灣的鳥類。由于深圳灣位于東亞—澳大利西亞全球候鳥遷飛路線上,每年有超過數十萬只候鳥在此落腳,航道疏浚會對灘涂生境不斷擾動,并對以這些灘涂生物為食物來源的候鳥產生直接影響。等到下一次候鳥遷徙,群落生境發生變化,影響有可能是負面的。”李燊表示。

目前,從2017年開始試運行的“海上看深圳”游輪選擇在晚上潮位比較高的時候進光。航道開辟后,使得人類旅游行為日常化,影響鳥類正常棲息和覓食。人類產生的生活垃圾、油污、噪音等對海洋環境的污染都是無法預測的隱患。

“海底挖泥,為什么對鳥類有影響?這里有兩個層面的影響,一個層面的影響是我們看的到的,就是施工時人類活動對鳥類的驚擾,還有航線開通后,游船對鳥類的驚擾。”長期聚焦海洋題材的志愿者白小刺在微信公眾號《疏浚航道?還是包抄鸕鶿們的后路》一文中說道。

該文指出:“鳥對人對距離尺度是非常敏感的,每一種鳥在基因里都會刻寫一個安全距離,當人類活動超過這個距離,它們就會選擇飛走,現在我們可以在岸上觀賞大批冬候鳥,鳥類安之若素,因為它們身后有大片的海面開闊地作為戰略縱深,隨時可以撤退,等這條航線開通,相當于我們可以從它們身后包抄過去了,敏感的鳥會怎么選擇?”

深圳灣紅樹林濕地是寶貴且為數不多的自然財富

“‘海上看深圳’航道觀光項目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在深圳灣發展旅游航線的條件并不合適。”深圳市藍色海洋環境保護協會秘書長馬海鵬認為,深圳灣多年淤積,需要疏通航道;周邊景觀帶尚未形成,也不具備太大的觀賞價值。

他表示,目前該項目是處于從“0”開始階段:該航道要穿越深圳灣大橋,需要做防撞擊方案;該區域臨近香港,需要與香港相關部門進行磋商;現有游輪不行,需要重新定制游輪;沒有上下客碼頭,需要在人才公園重新設計建設;深圳灣周圍亮光不夠,還需要重新設計點亮工程……

“完整的濕地生態鏈條應該從灘涂、濕地、再到池塘、樹林,而深圳灣濕地生態系統除了濕地、海洋就沒有地方了。深圳灣的候鳥棲息來之不易。”馬海鵬表示,深圳灣是深圳最重要的生態“圣地”,可能深圳人對生態環境保護的啟蒙就開始于此處。對于深圳這個高速發展了40年的城市來說,深圳灣的紅樹林是深圳寶貴且為數不多的自然財富。

同時,李燊表示,大家更擔憂的是該項目遠期造成的影響。目前準備疏浚的航道為一期工程,實施至深圳人才公園。而報告中提到,規劃航線的未來將延伸至紅樹林生態公園。  

“航道開發是否會對紅樹林造成影響?影響的范圍有多大?航道施工和游輪往返是否會對鳥類覓食、繁衍造成干擾?這些鳥類又該到哪里去呢?”他表示,這份環評報告沒有提到對鳥類的影響、對紅樹林、底層生物影響的論證也遠遠不夠。

【撰文】豐雷 鄧子良 張大川

[見圳客戶端、深圳新聞網編輯:施冰冰]